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九江网贴吧天下杂谈 刘伯温留下神秘碑文, 第一句竟提到蒋介石

九江网站建设


签到06月09日
漏签

[天下杂谈]刘伯温留下神秘碑文, 第一句竟提到蒋介石

人气:2166 回复:7 赞(0)
天高云淡
0
琵琶亭2
版主
  • 帖子:3
  • 精华:1
  • 注册:2009-12-14

刘伯温,明朝开国功勋之一。大明朝的基石。在民间是一个被神化的人物。

在中国的民间素有“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的说法,可见刘伯温在民间的地位。

刘伯温之所以在民间声望如此之高,跟他在民间的形象是有关的,刘伯温是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千古奇人。

刘伯温有一本非常有名的预测中国未来的著作《烧饼歌》流传于世。刘伯温也因为烧饼歌而名声大噪。

其实刘伯温还有另外一个预言流传于世,这就是被发现最晚,预测中国未来的著名的《金陵塔碑文》。

金陵塔碑文是民国七年,也就是公元1918年国军进入南京时被发现。另有一种说法是民国十六年,拆金陵塔时发现的埋在塔下的碑文。

《金陵塔碑文》最神奇的地方是它跟中国另外的几大著名预言预测的时间完全不同,其他的几大预言都是从作者的年代开始预测一直到未来。

例如姜子牙的《乾坤万年歌》是从周朝开始、李淳风的《推背图》从唐朝开始、刘伯温的另外一本《烧饼歌》从明朝开始。

而《金陵塔碑文》则直接跨越600年的时空,从民国开始预测,直到未来。这就是《金陵塔碑文》最奇怪的地方。

说起《金陵塔碑文》,就必须要说一下金陵塔,金陵塔建在南京城郊,乃明朝军师刘伯温所建,到民国约有六百余年历史,

民国七年国军攻陷南京时,部分将士在塔附近宿营时,讵料深宵塔内发出凄厉怪声,员兵不能入梦,甚表惊讶,遂报上峰,蒋介石据报亲临视察,乃下令拆卸,偶然发现一段碑文。这段碑文就是《金陵塔碑文》。

由于金陵塔碑文十分长,因此将中间部分截去。

金陵塔,金陵塔。刘基建,介石拆。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草头相对草头人。到尾只是半缩龟,洪水横流成泽国,路上行人背向西。

日出东,日没西。家家户户受惨凄。德逍遥,意逍遥,百载繁华一梦消。红头旗,大头星。家家户户吊伶仃。三山难立足,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清风桥拆走如狂。尔一党时我一党。坐高堂,食高粱,全不计及他人丧。廿八人,孚众望,居然秧针胜刀枪。

国运兴隆时日到,四时下种太平粮。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 鸟飞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

金陵塔碑文最让人惊讶的地方就是开头第一句,就提到了蒋介石的名字。以往任何一个预言都不可能预言到人名。但是金陵塔碑文做到了。

可想而知,当年拆掉金陵塔,挖出碑文后,现场的人会做何感想。现在想想都会觉得有凉气从脚底下窜上来。

正是因为如此的可怕,这通石碑最后被砸碎,没有留下来,而当时也没有拓片,只是手抄进行了记录。

碑文中说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正是拆掉金陵塔以后,中国的内战就开始了。

“路上行人背向西”,其实这就是一个东字,前两句就不用解释了吧?

德逍遥,意逍遥,百载繁华一梦消。二次世界大战,带给整个人类深重的灾难。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当高楼大厦耸入云霄、街上车水马龙,百年的繁华居然像梦一样。

很多人曾经分析,金陵塔碑文很有可能是蒋介石学习老祖宗玩儿的一套把戏,想通过这样的碑文告诉世人真龙天子就是蒋介石,连600年前的刘伯温都知道,但是这种推测根本站不住脚。

就算是蒋介石想玩一套受命于天的把戏,但这金陵塔碑文玩儿的也太过了。碑文中的内容在碑文被发现时可都还没有发生。而且碑文可不是吹捧蒋介石的。反而是除了写蒋介石拆了金陵塔,再也没有关于他的好消息。

碑文被发现以后,几乎碑文上所有的事情都在现实里找到了对应,这太让人头皮发麻。

不管这个碑文是不是刘伯温留下的,它的存在都是十分令人恐惧的,它的存在会让仔细读它的人后背发冷,我们的世界都像一个设计好的程序,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我们这些人就像是游戏里的NPC,每一步要做什么都是程序。

想想是不是觉得特别的吓人,用现在的流行语说叫“细思极恐”。

很多人都说,我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可是很多的老人都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谁对谁错、孰是孰非,皆凭各位看官自己揣测。


楼主 2017/9/8 14:47:39  超级管理 编辑 删除
天高云淡
0
琵琶亭2
版主
  • 帖子:3
  • 精华:1
  • 注册:2009-12-14

《金陵塔碑文》
  金陵塔,金陵塔
  刘基建,介石拆
  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
  草头相对草头人。
  到尾只是半缩龟,
  洪水横流成泽国,
  路上行人背向西。
  日出东,日没西。
  家家户户受惨凄。
  德逍遥,意逍遥,
  百载繁华一梦消。
  红头旗,大头星。
  家家户户吊伶仃。
  三山难立足,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
  清风桥拆走如狂。
  尔一党时我一党。
  坐高堂,食高粱,
  全不计及他人丧。
  廿八人,孚众望,
  居然秧针胜刀枪。
  小星光,蔽星光,
  廿将二人走北方。
  去家木,路傍徨,
  到处奔波人皆谤。
  大海落门闩,河广未为广。
  良田万顷无男耕,大好蚕丝无女纺。
  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
  四水幸木日,三虎逞豪强。
  白人诚威武,因心花鸟慌,
  逐水去南汗,外儿归母邦。
  灵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涛。
  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东风吹送草木哀。
  洪水滔天逐日来。
  六根未净随波去。
  正果能修往天台。
  二四八,三七九。
  祸源种已久。
  民三民十民三七,
  锦绣河山换一色。
  马不点头石沉底,
  红花开尽白花开,
  紫金山上美人来。
  一灾换一灾,
  一害换一害。
  十九佳人五五岁,
  地灵人杰产新贵。
  英雄拔尽石中毛,
  血流标杆万人号。
  头生角,眼生光,
  庶民不用慌。
  国运兴隆时日到,
  四时下种太平粮。
  一气杀人千千万,
  大羊残暴过豺狼。
  轻气动山岳,
  一线铁难当。
  人逢猛虎难迥避,
  有福之人住山庄。
  繁华市,变汪洋。
  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
  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
  虫蚁亦遭殃。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
  鸟飞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为寿,
  泽及群生乐且康。
  有人识得其中意,
  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
  车水马龙竟夕嚣。
  浅水鲤鱼终有难,
  百载繁华一梦消。

回复: 

沙发 09-08 14:49 编辑和回评更多操作赞(0) 回复
陈瑀壁画
0
白水湖1
版主
  • 帖子:0
  • 精华:0
  • 注册:2016-02-24

从《明史·刘基传》这个正史的记载中确实也有描述,刘伯温擅长象纬之学--即研究星象和谶纬(chèn wěi)之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说:“谶者诡为隐语,预决吉凶”;“纬者经之支流,衍及旁义”。谶与纬均为神学预言)


回复: 

板凳 09-08 17:59 编辑和回评更多操作赞(0) 回复
陈瑀壁画
0
白水湖1
版主
  • 帖子:0
  • 精华:0
  • 注册:2016-02-24

明史·刘基传(全译)

 

【原文】

    刘基,字伯温,青田人。曾祖濠,仕宋爲翰林掌书。宋亡,邑子林融倡义旅。事败,元遣使簿录其党,多连染。使道宿濠家,濠醉使者而焚其庐,籍悉毁。使者计无所出,乃爲更其籍,连染者皆得免。

  

   【译文】

    刘基,字伯温,青田人(今温州文成县)。曾祖父刘濠,在宋朝任翰林掌书一职。宋亡之后,同县人林融举兵准备兴复宋室。事情败露后,元朝派专使调查并登记林融一党名录,很多无辜的人被牵连进去。使者路过青田夜宿刘濠家。刘濠把使者灌醉,然后放火烧了房子,名册全被烧毁。使者想不出办法交差,刘濠就替无辜者更改名册然后交给使者,因此许多被牵连的人都幸免于难。

 

  

   【原文】

    基幼颖异,其师郑复初谓其父爚曰:“君祖德厚,此子必大君之门矣。”元至顺间,举进士,除高安丞,有廉直声。行省辟之,谢去。起爲江浙儒学副提举,论御史失职,爲台臣所阻,再投劾归。基博通经史,于书无不窥,尤精象纬之学。西蜀赵天泽论江左人物,首称基,以爲诸葛孔明俦也。

  

   【译文】

    刘基幼时聪颖异常,他的老师郑复初对刘基的父亲刘爚说:“您祖上德行深厚,这个孩子必定会光大您家门庭。”元至顺四年,参加科考选为进士(中三甲第20名),授职高安县承,有廉洁刚正的好名声。后行省大臣征召他,(改任行省职官掾史),不久,刘基辞官离开。(至正九年)起用为江浙儒学副提举,因建言监察御史失职一事,被台臣所阻,两次递上辞官文书后归隐。刘基博通经史,对于书籍没有不细心研读的,尤其精通星象谶纬的学问。西蜀的赵天泽谈论江左的杰出人物时,首先称赞刘基,认为刘基是诸葛亮一类的人物。

 

  

   【原文】

    方国珍起海上,掠郡县,有司不能制。行省复辟基爲元帅府都事。基议筑庆元诸城以逼贼,国珍气沮。及左丞帖里帖木儿招谕国珍,基言方氏兄弟首乱,不诛无以惩后。国珍惧,厚赂基。基不受。国珍乃使人浮海至京,贿用事者。遂诏抚国珍,授以官,而责基擅威福,羁管绍兴,方氏遂愈横。亡何,山寇蜂起,行省复辟基剿捕,与行院判石抹宜孙守处州。经略使李国凤上其功,执政以方氏故抑之,授总管府判,不与兵事。基遂弃官还青田,着《郁离子》以见志。时避方氏者争依基,基稍爲部署,寇不敢犯。

 

   【译文】

    方国珍乱起海上,抢掠海边郡县,官府不能制服他。行省又任命刘基为元帅府都事。刘基建议修筑庆元等城墙逼阻强盗,方国珍气势受到阻止。待到左丞相帖里帖木儿招降方国珍,刘基即建言,方氏兄弟是首乱,不诛杀不足以惩戒后来者。方国珍听后万分恐惧,即遣人厚礼贿赂刘基。刘基拒不接受。方国珍于是派人乘船走海路到京城,贿赂朝廷当权者。朝廷于是颁诏安抚国珍,并授予他官职,却怪责刘基擅自专权,将他关押在绍兴。方国珍一伙海盗就更加骄横猖狂了。没过久,山寇盗贼四处蜂起,行省又派刘基去剿捕,与行院判石抹宜孙镇守处州。经略使李国上报刘基的功劳,当时执政的官员因为方国珍的原因故意压制他,只给刘基授职总管府判,并不给予兵权。刘基于是弃官回青田,创作《郁离子》,抒写自己的心志。当时为避方氏作乱的人们争相归依刘基,刘基稍作部署,盗寇就不敢前来进犯。



这一部分,写得是刘伯温在元朝时为官的情况。


 

回复: 

地板 09-08 18:00 编辑和回评更多操作赞(0) 回复
陈瑀壁画
0
白水湖1
版主
  • 帖子:0
  • 精华:0
  • 注册:2016-02-24

 【原文】

    及太祖下金华,定括苍,闻基及宋濂等名,以币聘。基未应,总制孙炎再致书固邀之,基始出。既至,陈时务十八策。太祖大喜,筑礼贤馆以处基等,宠礼甚至。初,太祖以韩林儿称宋后,遥奉之。岁首,中书省设御座行礼,基独不拜,曰:“牧竖耳,奉之何爲!”因见太祖,陈天命所在。太祖问征取计,基曰:“士诚自守虏,不足虑。友谅劫主胁下,名号不正,地据上流,其心无日忘我,宜先图之。陈氏灭,张氏势孤,一举可定。然后北向中原,王业可成也。”太祖大悦曰:“先生有至计,勿惜尽言。”会陈友谅陷太平,谋东下,势张甚,诸将或议降,或议奔据锺山,基张目不言。太祖召入内,基奋曰:“主降及奔者,可斩也。”太祖曰:“先生计安出?”基曰:“贼骄矣,待其深入,伏兵邀取之 ,易耳 。天道后举者胜 ,取威制敌以成王业,在此举矣。”太祖用其策,诱友谅至,大破之,以克敌赏赏基。基辞。友谅兵复陷安庆,太祖欲自将讨之,以问基。基力赞,遂出师攻安庆。自旦及暮不下,基请迳趋江州,捣友谅巢穴,遂悉军西上。友谅出不意,帅妻子奔武昌,江州降。其龙兴守将胡美遣子通款,请勿散其部曲。太祖有难色。基从后蹋胡床。太祖悟,许之。美降,江西诸郡皆下。

 

   【译文】

    待到明太祖朱元璋攻下金华、平定括苍,听说刘基及宋濂等人的名声,派人带上礼物去聘请。刘基没有答应,总制孙炎又写信坚持邀请刘基,他这才出山。刘基一到,就向朱元璋呈上“时务十八策”。太祖朱元璋非常高兴,(命人)建造礼贤馆作为刘基等人的住处,礼数很是周到。起初,太祖朱元璋以韩林儿为宋室之后,尊奉他为小明王。年初,中书省设御座向小明王行礼,惟独刘基不参拜,说:“(韩林儿)不过牧童罢了,奉承他做什么?”因此拜见太祖,上陈天命所在。太祖询问征讨的计策,刘基说:“张士诚怯懦只知自守,不值得忧虑。陈友谅劫持主上威胁属下,名号不正,但他地处上游,心思没有一天不想灭我,应该先图谋取他。陈友谅一旦被消灭,张士诚势力孤单,就可以一举拿下。这之后向北平定中原,那么王业就可以成功了。”太祖听后十分欢喜,说:“先生有好计策,请勿吝惜,详尽说来。”当时恰逢陈友谅攻陷太平,图谋东下,气焰十分嚣张,诸位将领有议论投降的、也有议论逃跑退守钟山的,刘基睁着眼只是不说话。太祖把刘基召入内室,刘基愤激说:“主张投降及逃跑的,应该斩首。”太祖说:“先生的计策怎么谋划?”刘基说:“贼寇骄狂,等他们深入的时候,埋设伏兵拿下他们,就容易了!上天的法则是后发起进攻的胜,夺取军威克制敌人以成就王业,就看这次行动了。”太祖用他的计谋,诱使陈友谅军队到来,然后打败了他,并且把攻克敌军的奖赏赏给刘基。刘基推辞不受。(不久)陈友谅的军队又攻陷安庆,太祖想要自己带兵讨伐他,向刘基征询意见。刘基极力赞成,于是太祖亲自带兵攻打安庆。从早晨打到黄昏一直攻克不下,刘基请太祖直趋江州,捣毁陈友谅的巢穴,于是全军得以西上。陈友谅出乎意料之外,带着他的妻子儿女向武昌逃奔,(接着)江州投降。驻守龙兴的大将胡美派他的儿子表达诚心归顺的意愿,请求不要遣散他的部属。太祖感到为难。刘基从后踢太祖床榻,太祖突然明白过来,答应了他的请求。胡美投降后,江西诸郡县随后全部攻下。

 

 

   【原文】

    基丧母,值兵事未敢言,至是请还葬。会苗军反,杀金、处守将胡大海、耿再成等,浙东摇动。基至衢,爲守将夏毅谕安诸属邑,复与平章邵荣等谋复处州,乱遂定。国珍素畏基,致书唁。基答书,宣示太祖威德,国珍遂入贡。太祖数以书即家访军国事,基条答悉中机宜。寻赴京,太祖方亲援安丰。基曰:“汉、吴伺隙,未可动也。”不听。友谅闻之,乘间围洪都。太祖曰:“不听君言,几失计。”遂自将救洪都,与友谅大战鄱阳蝴,一日数十接。太祖坐胡床督战,基侍侧,忽跃起大呼,趣太祖更舟。太祖仓卒徙别舸,坐未定,飞礮击旧所御舟立碎。友谅乘高见之,大喜。而太祖舟更进,汉军皆失色。时湖中相持,三日未决,基请移军湖口扼之,以金木相犯日决胜,友谅走死。其后太祖取士诚,北伐中原,遂成帝业,略如基谋。

 

   【译文】

    刘基的母亲过世,正值兵事没敢说及,这时才向太祖请求回家葬母。恰逢苗军反叛,杀死金华、处州的守将胡大海、耿再成等,浙东的局势摇动不定。刘基到了衢州,为守将夏毅晓谕安抚各属县,然后又与平章邵荣等谋划收复处州,浙东乱局最终平定下来。方国珍向来畏惧刘基,写信致以问候。刘基复信中,宣示太祖的威望盛德,方国珍于是备礼入贡。太祖多次写信向刘基咨询军国大事,刘基逐条详细作答,全都言中要害。不久刘基赶赴京城,太祖准备亲自出兵援助安丰。刘基说:“汉(陈友谅)、吴(张士诚)窥伺我军空隙,不可轻举妄动。”太祖不听。陈友谅听到这个战报,趁着间隙大军围攻洪都。太祖才后悔说:“没听您的忠告,几乎败事。”于是亲自带兵救援洪都,和陈友谅大战于鄱阳湖。一天里打了大小数十战。太祖坐大船督战,刘基在一旁侍奉,突然跳起来大声呼喊,催促太祖换船。太祖仓促之间搬到别的船只,还未坐定,敌人的飞跑已经击中太祖原先的坐船,大船立即被炸毁。陈友谅站在高处看到太祖的坐船被炸,无比高兴。但是太祖的船只进攻依旧,汉军都大惊失色。两军在湖中相持三日,没有决出胜负。刘基请太祖把军队转移到湖口去扼制他,然后等到“金木相犯”的日子再决战。最后陈友谅兵败,在逃亡中战死。之后太祖攻取张士诚,北伐中原,最终完成统一大业,大略像刘基谋略的那样。

 

 

   【原文】

    吴元年以基爲太史令,上《戊申大统历》。荧惑守心 ,请下诏罪己。大旱,请决滞狱。即命基平反,雨随注。因请立法定制,以止滥杀。太祖方欲刑人,基请其故,太祖语之以梦。基曰:“此得土得衆之象,宜停刑以待。”后三日,海宁降。太祖喜,悉以囚付基纵之。寻拜御史中丞兼太史令。

 

   【译文】

    吴元年(1364年朱元璋自立为吴王),任命刘基为太史令,刘基上呈《戊申大统历》(洪武元年刊行,岁次戊申,即公元1368年)。荧惑(火星)停在心宿的位置(预示有灾祸),请太祖下诏书罪己;天大旱,就请太祖审理判决滞留的案件。太祖就命刘基审理冤案,为民平反,随即大雨有如水注。于是上请太祖立法定制,以防止官府滥杀无辜。太祖刚想杀人,刘基恳请听听缘故,太祖把自己做的梦告诉他。刘基说:“这梦是得土得众的征象,应该停止行刑等候佳音。”三天后,海宁受降,太祖听了很高兴,于是把囚犯交给刘基,然后放了他。不久,太祖拜授刘基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



这一部分,写得是刘伯温在明初时建功的情况。




回复: 

陈瑀壁画
0
白水湖1
版主
  • 帖子:0
  • 精华:0
  • 注册:2016-02-24

 

   【原文】

    太祖即皇帝位,基奏立军卫法,初定处州税粮,视宋制亩加五合,惟青田命毋加,曰:“令伯温乡里世世爲美谈也。”帝幸汴梁,基与左丞相善长居守。基谓宋、元宽纵失天下,今宜肃纪纲。令御史纠劾无所避,宿卫宦侍有过者,皆啓皇太子置之法,人惮其严。中书省都事李彬坐贪纵抵罪,善长素昵之,请缓其狱。基不听,驰奏。报可。方祈雨,即斩之。由是与善长忤。帝归,愬基僇人坛壝下,不敬。诸怨基者亦交谮之。会以旱求言,基奏:“士卒物故者,其妻悉处别营,凡数万人,阴气郁结。工匠死,胔骸暴露,吴将吏降者皆编军户,足干和气。”帝纳其言,旬日仍不雨,帝怒。会基有妻丧,遂请告归。时帝方营中都,又锐意灭扩廓。基濒行,奏曰:“凤阳虽帝乡,非建都地。王保保未可轻也。”已而定西失利,扩廓竟走沙漠,迄爲边患。其冬,帝手诏叙基勋伐,召赴京,赐赉甚厚,追赠基祖、父皆永嘉郡公。累欲进基爵,基固辞不受。

 

   【译文】

    太祖登上皇帝位,刘基奏明拟立军卫法。起初制定处州税粮数目,参照宋制,每亩再加五合(同“盒”)。只有青田县不用附加。皇帝说:“朕要让这成为伯温家乡世世代代的美谈。”皇帝巡幸汴梁,刘基和左丞相李善长留守京城。刘基对皇帝说,宋元因为过于宽纵而失去天下,现在应该整肃纲纪以稳定人心。皇帝命御史纠察弹劾不要有所避忌,凡是宿卫宦官有过失的,都奏请皇太子予以法办,人们都害怕刘基执法的严厉。中书省都事李彬犯了贪赃放纵的罪行,左丞相李善长与他素来关系密切,要御史台暂缓置办他的案件。刘基不从,快马驰奏皇帝。皇帝批复可以行刑。刚好遇上大旱求雨,刘基随即处斩了李彬。由此刘基与李善长结了怨。皇帝回来后,李善长告发刘基在祭祀的坛壝下行刑,对天地之神不敬。平日许多怨恨刘基的人也乘机交相谮毁。恰逢旱灾皇帝向大臣请教办法,刘基上奏说:“士卒之中有过世的,他们的妻子全都编集于别的营地,但凡数万人,阴气郁结,再加上工匠死亡的尸体没有及时安葬,张士诚的降将、官吏全数编入军队,足以冲犯国家初定的和气。”皇帝接纳了刘基的谏言,但过了十来天依然没下雨,皇帝很生气。当时恰逢刘基的妻子病丧,刘基就告请回家发丧。那时皇帝刚刚在营建中都,又专心致力于消灭扩廓部。刘基临行前,上奏说:“凤阳虽然是皇帝的家乡,但不是建都最适合的地方,王保保的军力不可轻视。”不久皇帝的定西计划失利,扩廓部逃到沙漠,最终成为朝廷的边患。那年冬天,皇帝手诏叙述刘基的作战功勋,并诏刘基赶来京都,皇帝的赏赐很丰厚,追赠刘基的祖父、父亲为永嘉郡公,并接连几次想要给刘基提高爵位,刘基坚决辞谢没有接受。

 

 

   【原文】

    初,太祖以事责丞相李善长,基言:“善长勋旧,能调和诸将。”太祖曰:“是数欲害君,君乃爲之地耶?吾行相君矣。“基顿首曰:“是如易柱,须得大木。若束小木爲之,且立覆。“及善长罢,帝欲相杨宪。宪素善基,基力言不可,曰:“宪有相才无相器。夫宰相者,持心如水,以义理爲权衡,而己无与者也,宪则不然。”帝问汪广洋,曰:“此褊浅殆甚于宪。“又问胡惟庸,曰:“譬之驾,惧其偾辕也。”帝曰:“吾之相,诚无逾先生。”基曰:“臣疾恶太甚,又不耐繁剧,爲之且孤上恩。天下何患无才,惟明主悉心求之,目前诸人诚未见其可也。”后宪、广洋、惟庸皆败。三年授弘文馆学士。十一月大封功臣,授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军,封诚意伯,禄二百四十石。明年赐归老于乡。

 

   【译文】

    当初,太祖因事责备丞相李善长,刘基建言说:“李善长是旧功臣,他能调和众将。”太祖说:“他屡次想害您,您竟为他的处境着想吗?我将要拜您为丞相。”刘基赶紧叩首说:“这就像换栋梁柱,需要有大木才成。如果把小木绑起来代替它,那么房子将立刻倾覆。”等到李善长被罢相,皇帝想让杨宪为丞相。杨宪向来与刘基交好,刘基却极力谏言说不可,并说:“杨宪有丞相的才能但缺少做丞相的器量。当宰相的人,要保持心静如水,要用合理的道义作为权衡的标尺,而自己不能主观臆断。杨宪就不是这样。”皇帝又问汪广洋如何,刘基回答说“他的气量恐怕比杨宪还要小。”皇帝又问胡惟庸如何,刘基回答说:“就譬如驾车,我担心他会把车辕都给毁坏掉。”皇帝接着说:“(那么)我的宰相,实在没有谁能超过先生的了。”刘基回答说:“臣过于憎恨坏人坏事,又忍受不了繁琐的工作,如果当了宰相,就会辜负皇上的隆恩。天下之大何必担心没有大才,只要明主全心全意去寻求(就会有的),目前这几个实在看不出可以的。”后来杨宪、汪广洋、胡惟庸为相都没成功。洪武三年,刘基任弘文馆学士一职。十一月,皇帝大封功臣,授刘基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军、封诚意伯,官禄二百四十石。第二年皇帝恩赐告老还乡。

 

 

   【原文】

    帝尝手书问天象。基条答甚悉而焚其草。大要言霜雪之后,必有阳春,今国威已立,宜少济以宽大。基佐定天下,料事如神。性刚嫉恶,与物多忤。至是还隐山中,惟饮酒弈棋,口不言功。邑令求见不得,微服爲野人谒基。基方濯足,令从子引入茆舍,炊黍饭令。令告曰:“某青田知县也。”基惊起称民,谢去,终不复见。其韬迹如此,然究爲惟庸所中。

 

   【译文】

    皇帝曾经御笔写信向刘基询问天象,刘基逐条回答,内容也很详尽,之后他就把草稿烧了。大概的意思是说,霜雪天之后,一定有阳春,现在国威已经树立,应该少接济威猛而施行宽大的政策。刘基辅佐太祖平定天下,料事如神,性情刚毅嫉恶如仇,凡与人物多有违逆。至此回家归隐,只是饮酒下棋,从来不说及自己的功劳。县令几次求见不得,于是化装为村夫微服参谒刘基。刘基刚好在洗脚,让他的侄子带入茅舍,烧饭招待县令。县令告诉刘基:“我是青田知县。”刘基惊起自称草民,辞别离开,最终不肯再见。刘基如此隐藏自己的行迹,然而终究被胡惟庸所陷害。

 

 

   【原文】

    初,基言瓯、括间有隙地曰谈洋,南抵闽界,爲盐盗薮,方氏所由乳,请设巡检司守之。奸民弗便也。会茗洋逃军反,吏匿不以闻。基令长子琏奏其事,不先白中书省。胡惟庸方以左丞掌省事,挟前憾,使吏讦基,谓谈洋地有王气,基图爲墓,民弗与,则请立巡检逐民。帝虽不罪基,然颇爲所动,遂夺基禄。基惧入谢,乃留京,不敢归。未几,惟庸相,基大慼曰:“使吾言不验,苍生福也。”忧愤疾作。八年三月,帝亲制文赐之,遣使护归。抵家,疾笃,以《天文书》授子琏曰:“亟上之,毋令后人习也。”又谓次子璟曰:“夫爲政,宽猛如循环。当今之务在修德省刑,祈天永命。诸形胜要害之地,宜与京师声势连络。我欲爲遗表,惟庸在,无益也。惟庸败后,上必思我,有所问,以是密奏之。”居一月而卒,年六十五。基在京病时,惟庸以医来,饮其药,有物积腹中如拳石。其后中丞涂节首惟庸逆谋,并谓其毒基致死云。

 

   【译文】

    当初,刘基说殴、越之间有块空地叫谈洋(今文成朱阳乡),南抵福建,是盐盗聚集的地方,曾与方国珍勾结作乱,请求朝廷设置巡检司驻守这里,使奸民不致猖狂。恰好遇上茗洋(今文成东头乡)逃军造反,官吏隐匿不报,刘基让长子刘琏上朝奏明此事,事先没有向中书省奏明。胡惟庸刚好当左丞相执掌省事,挟着以前论相的怨恨,于是阴使官吏攻讦刘基,说谈洋之地有王气,刘基企图在这里做墓,百姓不同意,就请朝廷设立巡检司驱逐平民百姓。皇帝虽然没有降罪于刘基,然而听后心有所想,最终剥夺了刘基的爵禄。刘基内心恐慌上朝谢罪,就留在了京城,不敢回来。不久,胡惟庸为宰相,刘基十分忧伤地说:“假使我的话没有应验,那是苍生的福气啊。”由于忧虑愤恨不过刘基身体疾病发作,洪武八年三月,皇帝亲自写了诰书赐给他,并派使者护送他回家乡。刘基回到家后,病更重时,把天文之书交给长子刘琏,说:“你赶紧把它呈给皇上,千万不要让后人学它。”又对次子刘璟说:“为政,宽仁威猛各朝下来好似循环往复,当今国家最重要的在于修养道德审清刑案以祈求国运长久。各个地理要害之处都要和京师的声势互相联络。我想写一份遗表,胡惟庸在权的时候,交上去没有益处。等到胡惟庸事败后,皇上必定想念我,如果他有问什么,你就秘密把这遗表向皇帝奏上。”刘基回来住了一个月就病逝了,享年六十五岁。刘基在京师生病期间,胡惟庸曾派医来,刘基吃了他的药,感觉有拳头大小的东西积聚在腹中。后来中丞涂节首先告发胡惟庸谋逆大罪,曾说过他用毒药害死刘基等等的话。

 

 

   【原文】

    基虬髯,貌修伟,慷慨有大节,论天下安危,义形于色。帝察其至诚,任以心膂。每召基,辄屏人密语移时。基亦自谓不世遇,知无不言。遇急难,勇气奋发,计划立定,人莫能测。暇则敷陈王道。帝每恭己以听,常呼爲老先生而不名,曰 :“吾子房也。”又曰:“数以孔子之言导予。”顾帷幄语秘莫能详,而世所传爲神奇,多阴阳风角之说,非其至也。所爲文章,气昌而奇,与宋濂并爲一代之宗。所着有《覆瓿集》,《犁眉公集》传于世。子琏、璟。

 

   【译文】

    刘基髯须卷曲如虬,相貌修长伟岸,为人刚毅慷慨,有高尚的节操,谈论天下安危,正义感立刻从神色上流露出来。皇帝考察知道他为人至诚,将他引为亲信股肱。每次召唤刘基,就让旁人退避,密谈多时。刘基也自认为是遇到世上难遇的明主,凡事只要知道没有不尽言的。一旦皇帝遇上危急艰难情况,振作发奋勇敢的志气,凡有谋划即刻拟定,人们都猜测不到。闲暇时则向皇帝铺叙陈述儒家王道。皇帝每次都是谦恭地细听,常常称呼刘基为“老先生”而不直呼姓名,并对人说:“刘基就是我的‘子房(张良)’。”又说:“刘基多次用孔子的话来教导我。”只是帐幕之中的谈话因秘密而不能知道详情,但世间所传却很神奇,大约都是些阴阳风角(古占候之事)的说法,并不是真正的内容。刘基所做的文章,“气昌而奇”(气势恢宏苍劲而且奇崛不俗),与宋濂并列为一代文宗。所创作的著作有《覆瓿集》、《犁眉公集》流传于世。儿子有刘琏、刘璟。

回复: 

九宵美云
0
锁江楼3
版主
  • 帖子:9
  • 精华:1
  • 注册:2009-12-14

奇迹中的奇迹!

回复: 

天高云淡
0
琵琶亭2
版主
  • 帖子:3
  • 精华:1
  • 注册:2009-12-14
回复1九宵美云09-23 09:36

奇迹中的奇迹!

奇人不多得啊!

回复: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我要回复

该帖已关闭回复